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大家好,我是摄影师庄晓虹。本博收录我的原创文学与摄影作品。我的Q号 1931773297,转载发表请联系我并付酬。期待采用摄影和文字稿的编辑朋友联系我,谢谢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片云白话版  

2016-02-18 19:29:20|  分类: 庄生的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认识阿绢时我十九岁。那年我住在乡下的祖屋。院子南墙根儿生着一棵巨大的枣树。它斜探在墙头,枝桠处平滑如榻。我喜欢携一本闲书,攀上去读。暖洋洋的天气。细蜂嘤嘤绕身,枣花扑簌簌地,随风落在衣裳。

洗衣的阿绢坐在树下,井边。她是隔壁孝军家的新妇。记得她穿件明黄色儿的褂子,上面描满了四季花。她时常抬头朝树上瞄一眼,转身和同伴咬耳朵,继而格格地笑起来,露出洁白的牙齿。有时会站起来,用麻绳挽住桶送到井下,麻利地左右甩,桶里就注满了水。踮起脚把绳头给我。“来来,庄生给搭把手儿。”我吃力地朝上提,她手背反叉在腰里暖和,笑嘻嘻地站着,看。

她那个开心的样子,像极了聊斋里婴宁。偌大的院落是邻居们的闲坐地儿,都爱听我讲古。都是才子佳人的老套,也不碍大家听得津津有味。有一次说到遗帕题诗,不觉就朝她看。阿绢停下手里的木槌,说道“嗐呀,真正是文化人儿,一条小手巾也弄出这许多光景。谁的手绢快丢给庄生,看他写出什么诗来。” 一院子人轰然地笑,搭肩抚背的。

似乎每天都能见着,如太阳每天升起。时常心如所待,而人遂至。看只两个人时,她展开袖子,来挨着肩膀,翻弄我手中书。那么指指画画地,洇湿了纸,捧起来吹。香胰子味儿,吹得我揉眼睛打喷嚏。惹她格格地笑,转而痴痴地想。哎呀这些开心的样子,如今还都在我眼前。

秋八月枣熟,离离地挂满一树。站树上摘枣的是赤着足的阿绢。仰起脸看不真切,白花花的日光晃我的眼。她抬手扳着细枝拣,曲起拳攥着,复撩起衣角去兜。下来时似不稳,身子一阵地摇,我伸出臂去接。她笑嘻嘻地,直伏向我怀里,眼睛合着,嘴里还噙着一颗。后来,她怀里那些枣子,它们青红地洒了一地。青像我们的年纪,红如她脸上的胭脂。瑟五十弦,真正无端,命里魔障,无可悔也无可逃。

然而太阳必定要落,如我的故土之离。冬夜的月光穿透寒枝,照见她还是笑晏晏地,和那两个长长身影。“庄生不属此间的人物,原不当留。这一方帕子给你抹眼泪儿,还是题诗去吧。”她转身大笑着径去,声里却难辨出悲喜。

二十年至今,我重回东野。风物依旧。我把手绢举在风里,端详着看。它却脱手而飞,随风沉浮,如一片云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照片2015年秋拍摄

一片云白话版 - 闲人庄生 - .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4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