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大家好,我是摄影师庄晓虹。本博收录我的原创文学与摄影作品。我的Q号 1931773297,转载发表请联系我并付酬。期待采用摄影和文字稿的编辑朋友联系我,谢谢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散文】死鸟  

2013-01-08 13:43:36|  分类: 庄生的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照片2011年12月拍摄,音乐是IN GOWAN乐队的[LIMPID BROOK]

【原创散文】死鸟 - 闲人庄生 - .

 

       夜里酷寒曾来过,瞧,旷野里,它深深的痕。走得久了,我的背包和鞋面都生一层盐状冰粒,还有眼前这只鸟,僵硬的翅羽,板结的霜。
  
  戢其左翼,伸开趾爪,想来这是他最后的姿。我走近端详,眼睛一些模糊。纯白的腹绒细微地摇动,如在轻轻喘息呢。或许只是睡了,睡床是这山涧深处的网罗,或许正梦见纷纷洒洒的雪,从幽暗的天顶深处来,覆满自己的身。念及此,似乎又有些开心。
  
  一只黄头鹀。俗名儿称作春暖,因在早春,总是他先发口,立在薄凉的二月风,颤抖的棘枝上,沥沥淅淅地鸣啭,如石罅里融汇的泉。我喜欢他的歌。如冬后第一缕温和的风,吹裂西涧的春冰。雌鸟也有个好听的名字---麦秸,她迅疾地从泛绿的麦垄上方飞过,伴着细弱单调的鸣声,滴塔--滴塔,如划过天空的一只秒表。
  
  本地的农夫们,常用粘网来恫吓贪食的鸦雀,这种方式,未见着高明。鸦雀黑白的身影会狡猾地从高处越过,鲁莽的山雀与鹀们却常罹难于此。天真的,他只是来涧底取水啊。----润自己的喙,或跳进去沐浴,扑楞着翅花,如幽暗的谷底,一朵绽开的菊。
  
  我回转时,网罗上的结霜已消散,如悬着的一挂青烟,浮动。阳光剥脱出悲悯的真相----他也许是做了一个落雪的梦,在昨夜星光下,渐合起眼睑。只是这梦不会再醒来。我默默地道别并快步离开,为躲避将袭来的,更大悲伤。


 

【原创散文】死鸟 - 闲人庄生 - 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1)| 评论(6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