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大家好,我是摄影师庄晓虹。本博收录我的原创文学与摄影作品。我的Q号 1931773297,转载发表请联系我并付酬。期待采用摄影和文字稿的编辑朋友联系我,谢谢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散文*摄影】消逝的村庄  

2013-05-21 16:12:56|  分类: 庄生的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照片2013年4,5月拍摄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村子入口处的白杨
消逝的村庄 - 闲人庄生 - .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说起乡村,总令人想到清新的空气,宁静的环境,和淳朴的生活方式。一处山坳,一架石桥,或几树依溪开的春桃,便勾勒出一座村庄的片断,一首都市人背起行囊,去追寻吟唱的田园诗。而关于村落的建始,兴盛与衰落的故事,也令人感概嗟叹,低迥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 梧桐花掩映的村舍

消逝的村庄 - 闲人庄生 - .

       我就生活在这样一处乡村.位于胶东半岛莱州市东南部,海滨平原向群山的过渡地带。石冈从大泽山的北麓延伸而下,累累如鱼背,形成本地称“夼”的一种地形。若干村落则依着地势,错落高低地从山坡直到沟底。本地区人类活动较早,早

消逝的村庄 - 闲人庄生 - .

期居民为历史上称为“东夷人”的部落。近年有多个上溯至商周的古村落基址被发掘。不过考据建制,目前本地留存的旧村落多肇始于明初兵燹之后的移民大潮,为补充人口自四川地区组织迁徙而来。族谱、墓碑、方志及口承史料对此多有佐证。这些古老的村落之草创,常是一两户牧马拓荒,见土肥草绿而起意,之后渐渐繁衍聚居而成,村名也因此循地形而定,譬如坡子,崖上,石旯顶云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蔓生的荠菜掩藏了当年的石台阶

          房屋构建均为全石构造,就地取材于村周围的山峦。以天然石块筑墙,墙体低矮;入户门略高过人,开间逼仄,宽度只容一炕。起脊较陡,近海村落以海苔草晾晒后覆顶,山地居民则割伐山草使用。山草扎裹成绺,铺设密实,雨雪不浸透。具有冻暖夏凉,居住舒适的优点。因此沿袭至今。这是人与自然相融相生的体现。山草原料易取,经久耐用,如果屋顶漏水损坏,只需加缮一层又可使用百

【原创散文*摄影】消逝的村庄 - 闲人庄生 - .

 年左右。也因过去砖瓦材料金贵,需要用骡马从山外驮运,所以只有屋檐部分才舍得用瓦,方便雨水流泻,也利于修葺。房屋前后开窗尺寸均较小。窗棂为木隔断,糊上一种半透明的料窗纸,只有大户人家用得上玻璃。   

建筑村庄的石块多为来自周围河溪里的卵石 

 

庭树方面,槐是树中之寿者,门前植槐是传统,起屋造椽先立一株。如今风俗却视为不吉,因此宅院前留存的槐,多是百年前的苍然古物。现在多植合欢树与梧桐树,逢花期清香荡漾,飘满一村。中庭花木必种石榴,取多籽(子)意,因当地经济依赖果木,所以也多见庭前桃杏葡萄,明月夜摇动西窗,夏秋季随手摘食,很有意趣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邻居老汉和他的白山羊

消逝的村庄 - 闲人庄生 - .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过去村落生活用水完全依赖井或河溪。好在山泉众多不择地而出,门前屋后菜畦里均有散见。职业淘井人以柳木围成方盒,由盒内向下掘入,取土后即用卵石

消逝的村庄 - 闲人庄生 - .

 围砌上沿加固,如此反复,直至见水。石井坚固耐久,数百年后依然水脉丰盈,夏不溢冬不冰。即使如今有了自来水铺设,村民仍喜欢饮用甘甜的井水。清晨常见村邻们一边话着家常,一边弯身取水。斯情斯景,不知已经了多少代人,只有围沿条石上被井绳磨出的深深沟痕,将时光里的故事无言叙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村庄里很多房基址已成为菜畦

 

交通方面,由于地势原因,村巷街道狭窄,狭处只走一羊,宽者不容牛车。路面全铺石板,两侧以碎石细沙夯实,四季无雨雪泥泞之虞。路边设砌岸明渠,以走山水。多年冲刷,纹理皆呈鬼面,十分耐看。过去出村是穿沟过冈的羊肠径,涉水用跨河而过的简易石桥,进城或走亲探友均乘牲口或步行。如今村内虽然有路与外界的柏油大路衔接,车辆也无法到达旧村落,需要下车步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几百年树龄的槐与村子一样古老

消逝的村庄 - 闲人庄生 - 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近些年新农村建设中。各行政村削丘填壑,整体迁到地势平整的台地。新址大都相邻旧村勘定,增建中两者渐连为一体。新村规划整齐,成排的四合院式独立院落,砖混结构。石料只用于后墙面的底层部分加固。正房起脊,厢房平顶,方便晾晒谷物。新村街道宽敞,通行大型车辆。虽见房顶囤积金黄的玉米,门前布置菜畦和鸡舍,仍是乡村气息;然而那些蜿蜒的石巷,浓荫匝地的古槐,却再无迹可寻。

其实旧村里依然有人留守。这些院落必然贴当年春联,或从晨昏里烟囱的炊烟辨识。从夏蝉嘶噪的树荫里走过,路边门槛上或就坐着一位老人,闭着眼打盹,脚下卧着狗儿。也有背着手的老汉,在日光里蹒跚着走,后面跟着他所有财产---一只山羊。这些恋旧的居民如他们的石屋一样,静静地在时光里变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倒伏的大树在旧村落里随处可见,自生自灭

消逝的村庄 - 闲人庄生 - .

 

     这些逐渐消逝的村落,更多地是失修而倾圮,剩下地基和梁础,成为村民的菜畦,甚至变成果园。石阶的线索被野草掩藏,井台与石磨卧在飘落的杏花里。人声去远,这里是獾和鼠兔的巢穴。墙角房后的树苗已成长为高大乔木,死去了,凌乱地卧在墙垣间。地面的积年落叶护养了水脉,清水就在曾经的街巷间漫流。曾有人在这里忙碌,乘凉,喧哗。他们走了,似乎再没回来。

 

      世事沧桑。活得久了,看到太多的物是人非。然而总有些历史的遗痕,能穿过时光,为今人所见。多希望这些承载着前人活动印记的村落,留存地更长久些;希望有一天它们轰然倒塌,湮灭为历史尘埃时,带走它们的不是我们,而是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高地上的残垣沐着一抹最后的夕晖

【原创散文*摄影】消逝的村庄 - 闲人庄生 - .
 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4)| 评论(9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