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大家好,我是摄影师庄晓虹。本博收录我的原创文学与摄影作品。我的Q号 1931773297,转载发表请联系我并付酬。期待采用摄影和文字稿的编辑朋友联系我,谢谢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小说】传奇  

2012-07-27 21:08:08|  分类: 庄生的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

2012年07月27日 - 闲人庄生 - 庄生的世界
 

        庄生,泽山人,国初避乱扶桑,足利将军教幕。宾主相得。有日侍坐,略论茶道。出大奥藏瓷一宗,或如云破天青,或如春冰踏裂,哥汝属也.中有黑釉盏,状类敞笠,盏中嵌木叶,观之生态栩栩,扪与盏底平。谓先祖得于战伐,无人识出处。庄生曰此宋吉洲窑木叶盏,因采天然树叶入坯烧制,盏成即称世中无双。于今数百载下,诚足珍者。遣唐僧修学禅宗西天目山,此件或归来所携,飘洋至于东瀛。将军曰闻教,请试茗,满注清热,以掌心团握,水底木叶愈清,如女子之睛,婉转温柔,相望如隔一水,脉脉而已.心独爱之,沉吟不去手,将军以识者见赠。

 

     是夜孤坐羁旅,竹动萧萧,把玩木叶盏,乡思有无。濯清水,叶脉细见纤毫,如飘然起波纹间,又款款落,心神俱折。忽闻女子吟诵庭前,宋人句也。明月如烛,照见清隽,玄服,度必内眷,云亦中华人,向为海寇掠,鬻充内府,御台所女官,紫式部之苗裔。夜闻西幕吟哦,故来一过。东瀛礼节,不拘如此。延坐,灯下优雅形容,顾盼流辉。与论诗文,应对无俦。举客中茶以奉,略啜即置,似有厌色,询之,答以味薄。出袖中茶自煎。小炉微火,凡三沸,倾身用杯,一动肤香盈袖,中人鼻息。庄生乃论当年壮游,有及江南风物,毗陵丛林。女支颐思遐,如念故园。枚举朝野轶闻,竟不知元明事。自语终是弄瓦,虽书读无数,终不如庄生少年弹铗,广阅无数山川。语既久,两相惬。扣其名,王姓,小字静女。忽言请观架中书,取转已失所在。怅怅。次夜复来。喜出所望。携小锦囊,几上分置饼茶数种。一一过手,名目繁珍。撮取,炙且碾之,尘飞瑟瑟。一倾入杯,其聚如锥,沸水冲点,零乱而起,如美鬟舒袖,荡摇盏壁,乳香自生,不劳银匙。手法高妙。递庄生味之若何,芬芳鼻端,不忍遽饮,女侧首注视良久,其态甚在意。乃赞以甘醇,女展颜生靥。于是细斟并坐,联句抒文,漫谈世间事,无可不可。目光交投,偶然无话,眼波盈盈,乃举空杯回递,触指修细,且凉如冰,覆掌握之,女亦微笑而已。于是往揽,随手来靠人肩,也不甚拒。抚腰觉微颤栗,如水空且柔。皆发乎情,复止于礼,端坐如初,而心相倾。夜深请辞,却嘱庄生闭目,忐忑交睫,睁视不复见。心不遑异,但觉着手际香,记得眼波横。
  
  世中人恒河沙数,性情各各不同,自有庄生一种。往来交好,却渐成痴。见则凝神屏气,都系静女。目不转睛,随她在东在西,心无旁骛。女询日间课书宴游诸事,好多关切,而恍惚少应。女浅笑曰“奈何人生总不若初见,当日黠智全无,惟余皮囊呆呆傻傻,孩子一般。”可若一日不来,就凭窗枯坐,张望数回,气吁且叹,心神无归处。夜深女每欲去,也只牵衣不允,央以“尚早,少待”。静女蹙眉曰“人生,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。与君遭逢,两天涯人客中良谊也。只能款心相待,共语浓淡人生,舍此复能何如。心事贵出自然,庄生如今耽耽于情,诗书都弃,似别无他话。不免流于刻意,叫人无法。须知万事如水,如欲强留,其逝更速。何妨放下执着,相看岁月如荷间露,流转盈盈一握中。”庄生答只要时时见着,不肯便是疏离,竟不如未曾识。女默然无语,移时瞥然灭烛,燃照无踪。谅次夜必来,也不见急,危坐以待,闲棋慢敲,灯花剪尽,杳然无音。夜夜仍之,望天边皓月,终于心房痛彻。情如消渴之疾,颇难自已,泪是肩头月色,拂去还来。合目辄见,伏枕犹呼,梦愿不醒。静女,以为情悦如此,只消与你坐守就无不好,如今知思悔而无可悔,忆难遣亦终不肯遣。怪道向时不肯说,只如今说向谁,唯思念托一笔一纸,守候付一生一世,坚坐春秋,于邂逅处。冀望你有日能见着,好知虽语有冲撞,而心不曾负。
  
  忽逢岁尾,雪来太遽。病有斫身胜加锯斧者,所谓相思。渐觉不起,将军遣视,此病难启于口,难措于医也。夜来风号,病卧如僵。烛摇迷离。烈雪击窗,零乱案几。恍惚见女移门入,榻前俯来,初以为幻,以手覆额看视,心下释然而轻。低低语曰“庄生何苦。妾命风中一叶,蓬转于人指掌。与君知遇于异土,遂结一时之会。然空中楼阁,唯其不久。所以自持者,意恐坍圮有时,伤君更深。情不必然寄于辞,我向不肯言,心底也与你一般。君固坚坐不移,我也从未远离,行止坐卧,如处一室间。”为烹香茗。倾杯而痊,燕好如初。庄生曰“人生性情多样,向所谓耽耽于此,不假他视,于人或为刻意,在我却是因任天性,皆从心中自然。所谓处一室间,想是宽慰?有时风动帘帷,常费惊猜,疑是人来,却终不见。也曾询咨内府,皆言无静女之名在册,记得含含糊糊,未启口而气自馁。”女亦不辩,只负手而笑。
  
  数秋辞归中华,谋于静女,将携同归。想宫禁森然,欲出无计,且汝力弱不能任远,为之奈何。女曰庄生书生习气,往年是傻,如今是呆了。平日常言最信是静女,那么明日取道自去,只不忘怀天目盏为信,我先候君于天宁寺前,千年枫下。相见有期,两不相负。”语毕熄烛去。翌日将军饯于庭,忱谢,于是取远而不疲,行走东瀛道中,转浮槎于海上。见日出扶桑,没向中国,挂席万里,夜拾海月。孤寂中每思静女,如执手在侧,呵气在耳,心中信念不移。船系明州,直走苏常,夜至延陵天宁寺下,大木荫蔽数亩。忽见日出喷薄,其光炜炜,照得冈野辉煌,有大风北来,直吹衣袂,木叶纷扬,绚烂无数。心如有感,取天目盏双手持握,忽觉怀中一坠,是静女双臂环庄生颈,斜抱胸前,嫣然笑曰“弱女子力不能任远行,故劳君子提携万里。”中心惊喜,负其疾走,高歌且舞,乃知向所言非虚。二人心中精诚,破一叶千年之拘,谱一曲风里传奇。


 

 

 

如您喜欢我的作品,您可以惠赐10元到我的支付宝账号1931773297@qq.com ,谢谢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2)| 评论(8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