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大家好,我是摄影师庄晓虹。本博收录我的原创文学与摄影作品。我的Q号 1931773297,转载发表请联系我并付酬。期待采用摄影和文字稿的编辑朋友联系我,谢谢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摄影】在山端  

2013-01-21 09:04:01|  分类: 庄生的摄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照片2012年12月拍摄
【原创摄影】在山端 - 闲人庄生 - .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山地的冬天即是如此。面目青黄,形容枯槁。雉失去茂草的掩护,迁去了村南山谷,晴好的日子能听它们远近的啼。漫坡开的野花已无可寻,连其间曾流连的蜂踪迹。我很期待一场雪,用素白将山地重新妆点。然而,雪它在哪里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于此空旷寂寞的舞台,却有人独现出峥嵘头角。那是泽山的岩。并不高大的山体从海边陡然耸立,我常想,必有一条远古的鲸鲵,从深海里无望地浮起,它的尸骸在亿万年烈风里分解,泽山即是它残留的脊。------槎山山端的石笋直面着北方海上吹来的风,被割得峭拔且瘦削。它们以同样的角度簇集,如心情沉重,却又充满力量的崛起。如成排与子同袍的秦戈,指向苍白积霾的天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东岭上的石只却是圆润的,线条柔和的巨石互搭着肩,如几个籍着友谊取暖的妇人。我常在晨昏里攀爬到此,坐下来,与它们共看着天穹里月落日升,斗转星移。看着在远方的山脉上浮动的晨曦,虚明,红润,转为天青一色。身边有些浅浅的石臼,我想见曾有不化的海冰,覆压着泽山,将它凌厉而粗暴地剥蚀打磨。石窝的侧壁,被揭露的石表有云母一样的彩在闪烁,那是零星的螺贝,被砂岩的记忆封裹。这神奇的生命!它曾蠕动在幽深的海,却被命运带来山顶。向我这不期的访客,把远古的潮音深沉诉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喜欢来这里坐。记得曾问泽山,将来有一天,我也化山端一片石,能是不能? 未见答,想是接纳了我。


2013年01月21日 - 闲人庄生 - .
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6)| 评论(5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