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 
 
 

 中国*山东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大家好,我是摄影师庄晓虹。本博收录我的原创文学与摄影作品。我的Q号 1931773297,转载发表请联系我并付酬。期待采用摄影和文字稿的编辑朋友联系我,谢谢。
 
近期心愿生活愉快,家人健康。
兴趣爱好: 摄影 写作 音乐 登山
E-Mail 1931773297@qq.com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日志分类

 
 
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【原创小说】风暴之丘

2016-8-1 17:03:32 阅读261 评论0 12016/08 Aug1

  天晚了,我从山坡走下来,见到她依然在那里坐着。乌云覆压着这片高丘,好像压抑着的,无法宣泄的焦虑。她苍白的面色裹在黑色的纱巾里,年轻,神情却如身下的废墟一样憔悴。

  

  大胆的女人,在这薄暮的阴霾中,谁敢于这狐兔出没之地兀坐呢?在我旅居乡村的数月里,总是只有我在这片林地漫步,寻找,并研究我的植物课题。偶然也有负柴的农妇或牧猪人经过,而他们粗朴与张皇的样子,与眼前的凯瑟琳是如此不同。

  

  是的,她叫凯瑟琳。我停下来向她致意并攀谈,由此知道她的名字。她说这是自己的祖屋,每年这个季节,会从城市回来探望。因为很多孩提时代的记忆,不论走得多远,它们无法抹去。

  

  说起过去,她眼里闪动着星一样的光辉,可有时神经质地搓着双手,又交叉着手指,紧紧握着。指缝里些细碎的紫花,那是采拾的早春堇菜,它们掉在蓝色的裙上,抖落在,瓦砾的缝隙里。

  

  她指引着,我看到一根榉木的门框上沿。模糊着用火熏灼的痕迹,果然,"CATHERINE".勉强可以辨认出这样的名字。后来她探过身向我,似乎要向外乡人讲述一个过去的秘密。然而此时天空有沉闷的雷,和抖动着的,云层上面的闪电,她突然提起裙裾,悉簌着,转过墙的一侧,好像被风追赶的一团乌云。而浓雾从树林的方向涌来,片刻之后,我已看不见她。

  

  后来在晚餐的桌前,我向我的房东,迪恩太太,讲起林地的那座废墟,和木梁上的刻字。“哦,五十多年前,那时我还是个孩子,曾有一个叫凯瑟琳的女人住着高丘上的那座房子,并吊死

作者  | 2016-8-1 17:03:32 | 阅读(261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摄影】蓬莱半日游,选几张片儿

2016-6-26 20:01:17 阅读324 评论3 262016/06 June26

到隔壁县城蓬莱海滨玩耍了半天。四口人在海滩:

感谢阅读,如喜欢我的拍摄,欢迎惠赐十元鼓励到我的支付宝账号:1931773297@qq.com    谢谢。

作者  | 2016-6-26 20:01:17 | 阅读(324) |评论(3) | 阅读全文>>

一片云白话版

2016-2-18 19:29:20 阅读443 评论4 182016/02 Feb18

认识阿绢时我十九岁。那年我住在乡下的祖屋。院子南墙根儿生着一棵巨大的枣树。它斜探在墙头,枝桠处平滑如榻。我喜欢携一本闲书,攀上去读。暖洋洋的天气。细蜂嘤嘤绕身,枣花扑簌簌地,随风落在衣裳。

洗衣的阿绢坐在树下,井边。她是隔壁孝军家的新妇。记得她穿件明黄色儿的褂子,上面描满了四季花。她时常抬头朝树上瞄一眼,转身和同伴咬耳朵,继而格格地笑起来,露出洁白的牙齿。有时会站起来,用麻绳挽住桶送到井下,麻利地左右甩,桶里就注满了水。踮起脚把绳头给我。“来来,庄生给搭把手儿。”我吃力地朝上提,她手背反叉在腰里暖和,笑嘻嘻地站着,看。

她那个开心的样子,像极了聊斋里婴宁。偌大的院落是邻居们的闲坐地儿,都爱听我讲古。都是才子佳人的老套,也不碍大家听得津津有味。有一次说到遗帕题诗,不觉就朝她看。阿绢停下手里的木槌,说道“嗐呀,真正是文化人儿,一条小手巾也弄出这许多光景。谁的手绢快丢给庄生,看他写出什么诗来。” 一院子人轰然地笑,搭肩抚背的。

似乎每天都能见着,如太阳每天升起。时常心如所待,而人遂至。看只两个人时,她展开袖子,来挨着肩膀,翻弄我手中书。那么指指画画地,洇湿了纸,捧起来吹。香胰子味儿,吹得我揉眼睛打喷嚏。惹她格格地笑,转而痴痴地想。哎呀这些开心的样子,如今还都在我眼前。

秋八月枣熟,离离地挂满一树。站树上摘枣的是赤着足的阿绢。仰起脸看不真切,白花花的日光晃我的眼。她抬手扳着细枝拣,曲起拳攥着,复撩起衣角去兜。下来时似不稳,身子一阵地摇,我伸出臂去接。她笑嘻嘻地,直伏向我怀里,眼睛合着,嘴里还噙着一颗。后来,她怀里那些枣子,它们青红地洒了一地。青像我们的年纪,红如她脸上的胭脂。瑟五十弦,真正无端,命里魔障,无可悔也无可逃。

作者  | 2016-2-18 19:29:20 | 阅读(443) |评论(4) | 阅读全文>>

【庄生的摄影】 田野的主人

2015-11-16 8:28:29 阅读376 评论7 162015/11 Nov16

田野的漫游者只是其间的过客。农人才是田野的主人。陆续拍了几张劳作者。

感谢阅读,如喜欢我的拍摄,欢迎惠赐十元鼓励到我的支付宝账号:1931773297@qq.com    谢谢。

作者  | 2015-11-16 8:28:29 | 阅读(376) |评论(7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散文与摄影】母牛的故事

2015-7-13 18:57:34 阅读361 评论1 132015/07 July13

端午收麦时,我从村西的树林走过。看到广军老汉在和外村来的贩子商议。旁边站着他的牛和牛犊。

牛犊才一个月大,支楞着精神的耳朵,额头顶着一个可爱的旋儿。它埋低了头向我迫近,紧张地喷着鼻齁,如同一切新生命,充满幻想与好奇。它的母亲在身后观望,一边用尾巴驱赶蚊蝇,一边安详地咀嚼。如同成年后的我们,对世界变得漠然和不经意。

母牛被安置在此有数年了。一截断掉的树桩,一根松垮的麻绳。以此为中心踏出一片硬实地儿。大多时候它都在享用脚下的秫秸,晌午时会卧下来休息。我经常想,它应该挣脱了去河边更丰茂的草地。然而它似乎很安于这片荫凉,耐心地等着主人来添料。每年它会有一次外出的机会,被老汉牵着,去下面的墟市交配。然后回到树林里孕育,产仔,然后眼看着卖掉它。

我回来时,牛犊已经不见了。只剩下孤单的母牛在吃力地咀嚼,它并没什么表情,只是更沉默些。我很好奇它是否真地难过。总是在生养,继而又失去。或许伤口太深令我们忘记痛,而次数多了,则忘记悲伤。

2015年6月拍摄

作者  | 2015-7-13 18:57:34 | 阅读(361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摄影与散文】北红的天空

2015-5-12 11:42:44 阅读468 评论9 122015/05 May12

照片2015年4月拍摄

在每个春四月清晨,唤醒我的不是床头的闹表,而是窗外北红的歌。

于是我走到天井里伸欠,一边舒动筋骨,一边仰着头看天。它就在那里,院墙外的梧桐枝上。随着薄凉的风轻轻的摇,它身后的晨空尚有几颗淡淡的星。

北红尾鸲是乡村常见的鸟儿。它个头与麻雀相仿,只是更清秀颀长。与鸲科的其他表亲一样,它生着一对大而清澈的眼睛。灰色的头,黑色的背,腹部是漂亮的橙色绒羽,所以乡民们称呼它为“鸡蛋黄”。它常出没于村里废弃的房舍,倾颓的院墙,或是你在菜畦做活时,突然飞来立在你身边桃枝,点动着尾巴,左右地顾盼。这温文尔雅的鸟儿如一名乡村绅士,以笔直的站姿长久栖停在固定的位置,淡定地点动着尾巴,不惊,不诧。

早饭后太阳才挂上东岭。我掇一只布榻横在屋顶,看山。而它依然在那里,我头顶的桐枝上。它身后是湛蓝的晴空,或是有一挂流淌的云。

这只鸟儿定居在我家的梧桐已是第三年了。它的巢就在树下的墙垒间。岁月的砖墙有些欹斜,形成小而隐蔽的罅隙。里面躲着一只孵巢的雌。雌鸟毛色近于青绿且性格隐匿,所以平时见到的只是她漂亮的丈夫,站在领地的高处鸣啭。它的鸣唱不像百灵那样无休宣泄,如一场激烈的告白。北红的歌从容与斯文,乐句间有明显的起始与结。这悦耳的歌如韵律着摇荡的秋千,把人的思绪带到晴空去。

晌午的阳光多了些热力。椅间的我倦倦地,撩起衣角遮住脸。有桐花飘落,落在扶手边。我细细地数,数到第七声。。。。

作者  | 2015-5-12 11:42:44 | 阅读(468) |评论(9) | 阅读全文>>

【庄生的散文与摄影】一个村庄的肖像

2015-1-16 13:56:25 阅读893 评论19 162015/01 Jan16

安静是她的特质,我所居住的这个村庄。

当晨辉照到村庄,如轻柔的手指翻开诗意的书页。阳光从东岭醒目而温和地出现,村庄缭绕着暖黄色的烟岚。被照到的房舍次第地苏醒,继而绰约地见着人,拖着竹帚,扫去夜间落的一地桐花。

正午时阳光照射着村中古老的乔木,而庭院会躲在树底的荫凉。透过木窗棂或虚掩的竹帘,屋里的方凳常栖着一个身影,和他闪动着火星的烟斗。灰斑鸠在粗疏的槐枝筑了简陋的巢,它偶尔飞动,扑扑的翅影惊动了窗台的猫。

而我依着门口的槛石,消磨每一个暑凉的夏天。头顶的杨叶沙沙作响,身边走过了年迈的邻人。他的山羊漫不经心地随着,拖一段长长的绳索。老汉并没注意到我。我们生活在同一个村庄,各自的世界。

夕阳中我常登上村外的高地,注目四围。这片山地平凡如朴素的妇人,而村庄是她脸颊的一滴泪。我伸出手,不为拂拭,只想触碰那动人的光辉。

照片2013.14拍摄

感谢阅读,如喜欢我的摄影和文学作品,您可以惠赐十元到我的支付宝账号:1931773297@qq.com    谢谢。

作者  | 2015-1-16 13:56:25 | 阅读(893) |评论(19) | 阅读全文>>

燕来归

2015-1-4 12:38:39 阅读690 评论32 42015/01 Jan4

农家的燕子是最守约的,一如每年春泛的桃花水。中庭的梧桐花才落,忽见着熟悉的一剪影,在天井里就风止身,似在同主人告扰。复返门楼底的旧巢。

在早,燕子巢筑正间屋梁上。一家人围着桌吃饭,还仔细拿手护碗。为梁间有朝下张望的雏燕,落泥纷纷,打着头。父母去西坡劳作,也嘱咐门要半掩,好不碍老燕进出。

如今新居改成平吊顶,不允它们入室。然后燕子不改绿杨谊,依然在门楼下安家。已过了数年光景。人说衔泥燕子辛苦,我觉得更多是快乐。贤伉俪忙碌碌,一晌午出入无数。我们家打不上帮手,只是竹椅上捧着茶监工。

天井里晾衣绳上也常来几只访客。我想必然是邻事家的燕子串门。想必燕子如人,也有些亲戚古旧,年节里互相走动。正猜不透粗声大嗓,所言底事?豆儿说那分明是来夺巢的燕子。我才想驳两句,它们已厮打着驱往墙外去了。

见识竟不如孩子,大约是我太理想主义。悻悻然。

安顿好了。老燕子进去卧着,稳当当地。若干天后,听着缭乱,那是雏鸟在讨食。

麦收时天已大热,傍晚扯了灯在院子里吃饭。看到老燕子不向巢里落,就立在外面灯绳上,亲密密的一对。原来这一忽儿雏鸟已长大,巢里容不下许多。

那么,明天我得仔细地点个数了。

照片2012年夏 拍摄

作者  | 2015-1-4 12:38:39 | 阅读(690) |评论(32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散文与摄影】偶然

2015-1-2 19:13:25 阅读685 评论23 22015/01 Jan2

在每座乡村的桥下,都藏着一帧风景。桥那边是山,桥这边是我。

桥横架在村东的溪,一脉水汩汩地穿过草丛,流远。夏天会看到机警的蟹,半露出壳,横躲进一旁的石罅。

记得初来,桥畔的桃还开着。我悠悠儿地站着,支起相机。后来两只鸦雀相逗引,落在对面树梢,育雏。我悠悠儿地坐着,环抱着膝。想必山也心躁:“这人是拍,还是不拍?”

后来,低地的那一抹林头染了黄色。风里飒飒,飒飒地叶都落了。鸦雀几只飞,瞥然间朝前村去,枝条间剩下空巢。再后来,水流渐成涓细,碎冰绊着枯草。

终于--------一朵闲云过。云是打西边来的。从容,没有讶异与惊喜,如一个执着书卷的女子,沉吟着走过天空的画布。云过天心,如神奇的指触到水面,荡起了涟漪的水波纹。

复归于平静。

桥下的他等过很久,云你知道吗? 如一团清皎月光,你照澈我平凡的世界。你那一刻的无意驻留,留下许多怀想,常在我心。

作者  | 2015-1-2 19:13:25 | 阅读(685) |评论(23) | 阅读全文>>

简简单单

2014-12-15 23:00:54 阅读685 评论15 152014/12 Dec15

简单的人容易快乐。简单的东西招人喜欢。

四月里我从村东头过,见人正运一车砖瓦去往高丘。这令我不快。向来我把这山包当成自己的领地。它浑圆在四面围合的山势,如天井中隆起的一座瞭望哨。高丘上长满茵茵青草,白色蛇床与红色石竹花。闲来我枕着臂躺下,看鹰凝止,云经过。

心里有些很坏的盘算,然而事态却向好处发展。秋日的高丘上有了一座红房子。我很满意它简约的外型。虽然白色的房子会与环境更融洽,不过决定权显然不在我,它属于下面村部里的看山人。我仔仔细细转圈儿打量了一番。它座落于高丘顶端,仰望如印在天青里的一弯月,干净利落。村民随意地构建却如艺术家的审慎安排,令我想安德鲁怀斯的那幅名画。它率真的线条与柔和的丘体有益互补,使风景变得协调且丰富。屋主并不来住,所以绿漆的窗板一直闭着--------我希望它们从不打开。

曾经哪一阵风吹来了种子,脚下生着几朵草花。点缀原无需多-------它们一样地简单开着。没错,精巧的美或源出于简单,怀有复杂的心会擦肩而过。

照片2014年5月拍摄

作者  | 2014-12-15 23:00:54 | 阅读(685) |评论(15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散文与摄影】泽山稻草人

2014-11-11 21:12:12 阅读721 评论6 112014/11 Nov11

照片2014年10月拍摄

清晨的天空堆叠着云,我沿着村口的高丘迂曲地走着。那对父子已经在看护谷地,远远地听见响亮的甩鞭声。

抱鞭的老汉站在土坎上,格外精神。身后是他过夜的窝棚。邻村的妇人会趁夜来盗谷,清晨的雀鸟也来侵袭---它们啾啾地飞下,如投向池塘的石子,复惊起如风吹动的纱。

停下来攀谈。做了多年的邻居,却不知他的名字-----我和农人相熟而不热络。然而老汉非常热情,我对种谷营生的好奇令他兴奋,他明亮的眼睛和缺失的牙齿,形成一个诙谐的画面。我所感兴趣的,是这片谷地的稻草人。看似不经意地扎裹,他给予它们灵动的生命,在这茫茫山野间。说起以前那个会跳舞的稻草女孩,他照例允诺我再扎一只-----然后在每秋里忘掉。

今年的稻人是一具简单的木十字,顶了一只滑稽的,就近捡来的头盔。于是我和它一起站着,向十月的山地张望。身后的太阳才爬上岭,将身边的谷染作金黄。南山蹲踞在浮云下,亦显得自在安闲。这山丘的高点是纵目的好地角儿。能看到下方的农舍,池塘,果园,小径,这些都令我觉得亲切与熟谙。

做一个农夫多好。哪怕只是不能行走的稻人。可以站在和煦的秋阳和清新的风里,守着简单职责,和微薄收入,却有丰盈的视界,和充盈的内心。在这心界里,搁放着为世人遗忘的一份向往,它叫做田园。

作者  | 2014-11-11 21:12:12 | 阅读(721) |评论(6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摄影】户外玩偶

2014-10-30 11:47:32 阅读768 评论10 302014/10 Oct30

秋日晴好,拍拍玩偶两只。

作者  | 2014-10-30 11:47:32 | 阅读(768) |评论(10) | 阅读全文>>

【客居济南】超然楼上望古今

2014-9-18 19:49:05 阅读1207 评论1 182014/09 Sept18

济南超然楼在大明湖南岸,初为元代李泂构筑。《老子》曰:‘虽有荣观,燕处超然”。以此为楼名,既寄寓超然物外,知命达观的人生追求,又兼指登楼远眺,超然致远的实地胜景。十分贴切。李泂字溉之,山东滕州人,官至元奎章阁承制学士,侨居济南时雅爱山水,在明湖南小岛构建别墅,亭称“天心水面”,楼称”超然”。笔者以为,超然楼之名还源于苏轼所筑的超然台。以李泂迄上两百余年,苏氏贬谪山东,为排遣苦闷心情,乃增葺城垣之上的废台,登临日览山川为乐。其弟苏辙“适在济南,尝试以‘超然’命之”。并做超然台记以记其事。李泂应是追慕前贤,故将自己的湖园别墅命名为超然楼。

超然楼在元明两代均为济南名胜。文人题咏甚富。譬如天启年间诗人杨愆嗣作《超然楼诗》:“……柳色荷香尊外度,菱歌渔唱座中闻;七桥风月谁牧却,散入湖心已十分。”说明该楼在有明一代即是济南胜览。考其兴废,在明末济南方志(1633)所刻《历乘》“超然楼”条载:“超然楼,水面亭。楼头一望,十里湖光,尽在目中,真一大观也。”仅六年后发刻的《历城县志》中则如此记载:“超然楼,水面亭后。己卯火。”则超然楼大半毁于1639年(乙卯年)的清军围济之战。到清初时,文学家蒲松龄数度来济乡试,客居明湖畔“半亩荒庭水四周”的湖楼,其址就在超然楼所处的南小岛。所作《僦居湖楼》诗:“雨过开窗风满楼,独持酒杯看华山。”则其楼盛况不复,但风貌尚存。复数十年的乾隆朝,济南本地学者任宏远曾来此寻访,超然楼已湮没苍茫瓦砾间。任氏作诗叹道:“超然楼记在明湖,学士风流今有无。此日重寻成瓦砾,岹峣北望一峰孤。”任宏远是历城本地人,文名不显,一生致力研究济南历史沿革,是济南最早的泉水志书《趵突泉志》的作者。

作者  | 2014-9-18 19:49:05 | 阅读(1207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摄影】采蓝

2014-9-8 21:18:29 阅读763 评论15 82014/09 Sept8

三口人去采小野菊,在池塘边玩了地十分开心。2014年9月

闲时在泽山水曲,信美常薄言归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风吹动谁的裙摆,洵美且其人如玉。

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采绿藏袖底几支,采蓝成膝头一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作者  | 2014-9-8 21:18:29 | 阅读(763) |评论(15) | 阅读全文>>

【客居济南】王象春与百花洲

2014-9-6 20:44:54 阅读283 评论0 62014/09 Sept6

“诗以咏志”,在封建社会,诗歌是文人士大夫歌咏性情或美刺时政的载体。但也有一些诗人叙作,在抒发胸臆兴慨之余,无意保留记录了一地的历史沿革,地理形势,乃至风俗人情,成为后世研究地区方志不可或缺的参考文献。

《齐音》就是这样一部作品,明末诗人王象春所作。王象春字季木,号虞求,出身于著名的簪缨世族山东新城王氏,全家五世皆为进士(他是清一代的文坛盟主王渔洋的叔祖)。其人“奇情孤诣,绝才异骨”,万历三十八年取中进士,因赋性秉直又身为东林党而为人陷构,入仕数年即告病回籍。后因家乡灾乱而移家济南,购得前代诗人李攀龙旧居,其址在今日大明湖南岸百花洲上。从此流连于济南的湖光山色。所作百余首竹枝词,结集为《济南百咏》,不独对济南的山水湖泉题咏甚详,还涉及当地节令时俗、民间传说、历史人物等等,又在每首诗后附有注释,以指点景物大略,兼抒未尽之情。所咏景观至今风物肖似,手执《齐音》一卷实地参照,能更深入领略城市街巷,山水楼台的地理沿革与演变,十分有益。

更难得是《齐音》诸诗对当时社会现实的描述,所及饥馑苛政,吏治奢靡,可补正史之缺。试举“鬻女”一篇:“委巷低门 立小鬟,青衫竖草惨愁颜。惯收瘦马临清客,鬒发成云又卖还。”提到了当时城市贫民售女为妓的风俗,临清商贾到处搜买幼女,调习培养后卖到江南充做姬妾歌妓,称“扬州瘦马”。从诗后的释文看,当时此风甚炽,是很具规模的商业活动。“一人收罗数百”,对此王氏激愤地呼喊道:“生别死离而为清歌妙舞,人心何忍?天意何居!”其他诗篇还如“五龙宫”篇,记载了官府组织祈祷雨应对旱魃的具体活动,对于尸位素餐的为政者尖锐地评论到“詈而不听,易位可也!”,笔锋刚肠疾恶。

作者  | 2014-9-6 20:44:54 | 阅读(28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